月城洋

《世倾哥哥》第三十章

不二的二兔子:

第三十章


安逸尘把睡熟了的宁致远送回了房间,差阿三阿四去准备热水,自己则开始着手处理他的伤口。其他伤倒是还好,未伤及筋骨,只需涂了药散了淤便能好。背后那条狭长的刀伤煞是吓人,怕是处理得不当会留疤。


宁大少爷最后是被痛醒的,也不知道那安逸尘在自己背后搞什么鬼,只觉得伤口火辣辣得疼,还有些发麻。


“安逸尘,你干嘛呢!”


宁致远扭着身子想要回头看安逸尘,却被他一把按住。


“致远,我在给你上药,你别乱动。”安逸尘温声安抚道,“马上就好,你忍忍。”


“安逸尘你骗小孩呐!”宁致远嘴上虽是不满,但也是听话地乖乖趴着不动了。“逸尘,你这什么药?怎么那么疼?”


安逸尘给他抹完手上最后一点药膏,小心翼翼地替他拉上衣物,收拾好这些药瓶,才慢悠悠地回道,“现在知道疼了?早些时候不是威武得很吗。疼是让你长个记性,提醒你下次别再那么冲动。”


“我说安逸尘,你怎么变得如此啰嗦了!比我长两岁就要往我叔叔辈走了,安叔叔?”


宁致远哪能听不出这是安逸尘生气了,可他却觉得自己没错,又不是出去闯祸,见义勇为的自己,何错之有!他不满安逸尘非但没夸赞他,还板起脸来学起爹来一本正经地教育自己。


“你叫我叔叔,我可不认你这个侄子。”安逸尘倒有心情和他开玩笑,他轻轻揉了揉宁致远的肩膀,叮嘱道,“这药早中晚各上一次,如若我不在家,你便让阿三阿四帮你。虽然涂时有些疼,但是能保证不留疤。”


“哼,留疤就留疤!男子汉大丈夫有一两条疤算得了什么!”宁致远脾气也是上来了,把头埋进枕头里,小声嘀咕道,“反正也没人会心疼!”


“我心疼。”安逸尘俯身亲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致远,下次别这般冒冒失失的了,我会担心的。”


宁致远依旧把脑袋埋在枕巾里,但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两只通红的耳朵出卖了他。安逸尘即使看不见他的脸,也是知道现在他的小少爷是在害羞。


但安逸尘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他凑到宁致远耳旁,逗弄着小少爷,“致远,你再不把头抬起来,我可要亲你了。”


“你敢……”


宁致远猛得抬起头,他和他挨得太近,他的唇在安逸尘的颊上堪堪擦过。宁致远呆楞在原地,就连原本那中气十足的威胁都因这小小的变故变得底气不足起来。


宁致远怒目直瞪,安逸尘却像一只偷了腥的狐狸笑得一脸得意。他把另一颊转向宁致远,在上面轻点,“致远,这里也来一下。”


“不要脸!”


宁致远当即就糊了他一爪子。


安逸尘知道宁致远脸皮薄,但他就是喜欢逗这小少爷。


两人没皮没脸地闹了会,直至前厅派人来请大少爷,他俩才消停。


“少爷,老爷有请。”


“不去,不去。”


“少爷,老爷说今日来的是贵客,您必须出席。”


“都说了不去了,你烦不烦阿!”宁致远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大概知道今日所谓的贵客大约是那个不知叫惠子还是雅子的日本女人。


“再说你们少爷都伤成这样了,还怎么见人?”


“可是少爷,这……”


“这什么这阿,你让老头子自己来看看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在说谎!”


“宁致远!”


说曹操,曹操就到。


今日小霸王威风得很,他今日的事迹早就一传十,十传百,几乎闹得整个镇上的人都知晓了。当然,传的更多的不是他小霸王英勇救人的事迹,而是小霸王和青帮单挑的事。这魔王岭上十有八九的人是上过宁致远的当,吃过小霸王的亏的,这青帮平时也是无恶不作,所以见他们两败俱伤,平常人都觉得痛快。


这宁昊天在一整天都在香会,也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直到在回府的路上听到他人在谈论这事,便又以为宁致远那逆子又犯了事,气得恨不得赶回府家法伺候。


宁老爷子在府前正巧遇着了前来拜访的小雅惠子,不想在外邦女子面前丢了面子,便强压了怒火,让人去请大少爷。他倒是要看看这臭小子这次又是惹了什么事。


小雅惠子最会看得人心,她便向宁昊天告知了今日所见。


“宁伯父,我虽未与令郎正式见过面。但是今日见他在街市救人之举,实在令人佩服。但是我见令郎今日被刀剑所伤,恐怕正卧病在床不便见客。父亲此番令我来中国向伯父您学习制香之道,也不急于一时。还是令公子的身体要紧,您快去瞧瞧吧。”


宁昊天一听自己宝贝儿子受了伤,真是又气又急,也顾不上礼仪,直奔宁致远的房间。


“爹,你怎么来了?”


见是宁昊天,安逸尘自觉地在床前让出了位置,自己默默站在后方。


“你个臭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给我惹麻烦!活该活该!”


宁致远是从宁昊天那遗传来的嘴硬心软的性子,哪还不知道他爹是心疼他。


“还疼不疼阿?”


“疼,疼死了!”


宁致远小脸一皱,向宁昊天撒起娇来。反正这里没有旁人,他爱做什么便是什么。


“哪里疼?”宁昊天果然是一脸紧张,急急拉过安逸尘,“安大夫,你再帮他看看,致远他说疼。”


安逸尘最清楚宁致远的小性子,他把药瓶塞进宁昊天的手里,“我检查过了,致远这些都是皮外伤,并无大碍。这是药油,还劳请宁老爷给他上药。我便出去给致远开些活血散瘀的方子。”


安逸尘退出房间,把空间留给了这两父子。


“逸尘君。”


安逸尘停住了脚步,向声源望去,只见小雅惠子从角落走出。


她在安逸尘身侧站定,微微服了身,红唇轻启:“别来无恙。”


“惠子。”